中国传统室内设计的哲学思想

我要发布     发布日期:2021-03-03 10:14:29  来源:网络
核心提示:中国传统文化亘古绵长,伴随着木构架建筑体系产生和发展起来的中国传统室内设计,已经走过了数千年的历程。在世界室内设计发展史中,中国传统室内设计以其自身蕴含的哲学思想和文化特质而独树一帜。

  中国传统文化亘古绵长,伴随着木构架建筑体系产生和发展起来的中国传统室内设计,已经走过了数千年的历程。在世界室内设计发展史中,中国传统室内设计以其自身蕴含的哲学思想和文化特质而独树一帜。


  中国传统哲学的功能是为了净化人的心灵,超越现实世界,体验高于道德的价值。儒家和道家是中国思想的主流,它们对于中国传统室内设计思想的形成和发展起着决定性的影响作用,其中礼制文化和典章制度成为中国传统室内设计思想发展的核心。


  一、寓于伦理的严整布局


  中国的古人利用礼制与儒学教义来建立空间秩序,进而影响人们的行为。儒学的礼制思想,将中国传统的社会关系归纳为“君臣、父子、昆弟、夫妇、朋友五大类。在这五种社会关系中,三种是家庭关系,另两种则可以看作是家庭关系的延伸。譬如君臣关系,亦被看成是父子关系,朋友则被看作是兄弟关系。”这种社会关系的严格定位,体现着严整有序、臻于平治的社会伦理价值。儒学宣扬智愚贵贱上下有别,于是便有了所谓伦理纲常之道。在伦理型文化中,“三纲五常”被用来维系人与人的关系,它与宗法社会相结合,形成一种礼制秩序,这种礼制秩序便成为中国封建统治者所倡导的社会处事准则。因此,中国历代都对包括建筑和室内设计在内的各种建制严加界定.


  作为中国传统住宅代表的四合院,以辈分、年龄、性别为依据,通过对一座住宅中正房、厢房、后罩房、倒座房的安排,以形成亲疏、尊卑、长幼的分野。中国传统建筑的格局正是以“家”的概念作为基础展开,通过环境氛围的营造,把伦理道德的价值观转化为美的意识,从而将建筑和室内设计的审美观念置于理性的支配之下。伦理精神成为中国传统建筑和室内设计所独有的特色。


  中国传统建筑的平面往往有明确的轴线,单体建筑用方位和造型确定明确的主从关系,再通过严格的轴线对称方式将整个组群贯穿起来,形成统一的整体。其实追求轴线的择中论在我国由来已久,早在新石器时代的良渚文化遗址中已表现出一种“中为尊”的观念,并体现于建筑之中。传统建筑的室内布局也大都采用轴线对称形式,尺度、色彩、装饰,都依次分出高低、大小、繁简、明暗,以表现主次和秩序。这种室内布局,无疑是儒家“中正无邪,礼之质也”思想的物化,既是外在艺术形式的综合表达,也是内在人生哲理的具体显现。


  室内家具的摆放一般采用成组或成套的对称布局形式,以临窗迎门的桌案和前后檐炕作为布局中心,配以成组的几、椅、橱、柜、架等,也多是成对摆放,力求严谨划一。



  二、天尊地卑的装饰表征


  《易传》称:“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在封建社会,尊卑意识牢牢地制约着传统的建筑形制。一座建筑不但在体量、形式和做法上有所区别,而且关于室内的装修、陈设、色彩以及纹样等都有一系列的品级规定。从宋代的《营造法式》开始,殿堂与厅堂的结构就被明确地区分。而清代工部颁布的《工程做法则例》更是将大式、小式两种做法进行了等级差别的细分。


  建筑构件的梁柱、斗拱、檐椽、彩绘以及窗户的油饰等,都列入了品级的限定。作为门第最直接标志的门制则更为详备。它不仅限定了门的间架,而且限定了门的油漆用色、铺首兽面,甚至对门环也硬性规定了铜环、锡环和铁环三级。


  在色彩方面,以黄色为最尊,然后依次是赤、绿、青、蓝、黑和灰。宫殿建筑使用金、黄和赤色调,第宅建筑只能用黑、灰、白。传统建筑彩画的等级依次是:和玺彩画为最高级别,只有宫殿、庙坛的主殿、堂、门才能使用。主要线条以及纹样使用沥粉贴金,较少用晕,主要以蓝绿底色相间形成对比并衬托金色图案;旋子彩画的等级仅次于和玺彩画,主要用于官衙、庙宇的主殿和宫殿、坛庙的次要殿堂;苏式彩画一般多在民间使用,多用于园林和住宅。图案的使用以龙凤为最贵,其次是锦缎几何纹样,花卉、风景、人物大都用在庭园建筑上。宫殿建筑使用龙、凤纹或吉祥草图案,后来又加上了西番莲、灵芝等形象;佛教建筑用莲花瓣、佛经梵文或法器等纹样;普通的第宅建筑布局较为规则,其厅堂装修更趋严整,装饰纹样更多地选择表现礼仪忠孝、如意吉祥等内容的图案;园林建筑总体布局自由,注重与周围环境的协调,常用植物花草或博古器物,如岁寒三友以及琴、棋、书、画等形象作为纹样,富于书卷气。


  清代建筑世家“样式雷”的烫样和档案中保存了上百种装饰图式。这些图式反映了当时社会各阶层严格的等级差别以及人们不同的审美取向。天子追求的是君权神授,皇权永固;而黎民百姓向往的则是状元及第,福禄绵绵。



  三、富于审美的结构造型


  结构造型与建筑装饰的和谐统一是我国传统建筑的显著特征。以木构架为结构体系的传统建筑,它们的柱、梁、枋、檩、椽等主要构件很多都是露明的,这些木构件在原木制造过程中大都被进行了艺术加工。在《营造法式》和《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中,对柱、梁、斗、拱等构件,除规定它们在结构上所需要的大小和构造方法外,也制定了艺术加工的方法,以求通过艺术加工,充分发挥其装饰效果,这其实正是我国传统哲学中“质文并重”观念的体现。


  对于建筑构件的装饰处理,梁思成在《中国建筑的特征》一文中进行了归纳:“梁头做成‘挑尖梁头’或‘蚂蚱头’;额枋出头做成‘霸王拳’;昂的下端做成‘昂嘴’,上端做成‘六分头’或‘菊花头’;将几层昂的上段固定在一起的横木做成‘王福云’等等;或如整组的斗拱和门窗上的刻花图案、门环、角叶,乃到如屋脊、脊吻、瓦当等都属于这一类。它们都是结构部分,经过这样的加工而取得了高度装饰的效果”。


  传统建筑十分注重装饰与结构构件的内在统一。中国传统的建筑和室内设计之所以有强大的生命力,正在于它是根据结构的需要而来,而并非矫揉造作。在穿斗式梁架中,横梁表面虽然素净无饰,但在加工过程中将梁身中央向上微拱起,形成富有弹性的月梁。梁上的短柱也做成柱头收分,下端呈尖瓣形骑在梁的瓜柱上,短柱两旁的托木成为弯曲的扶梁,上下梁枋之间的垫木做成各式各样的驼峰,屋檐下支撑出檐的斜木多加工成各式兽形、几何形的撑和牛腿。这些构件的加工都是在原有建筑构件的基础上进行的装饰,因而总体效果美观、自然。


  古代宫殿建筑的大门,门板上镶有规则的门钉,中心是一对兽面的门环,门框的横木上有多角形或花瓣形的门簪;古建筑的窗除用动物、植物、人物或菱纹等组成千姿百态的窗格花纹外,为了防止整扇窗框的变形,用铜片钉在窗框的横竖交接部分,并在这些铜片上压制各式花纹,使其极具装饰性。这些看似附加的装饰,其实都与结构有关,通过我国古代能工巧匠们的艺术加工,成为我国传统建筑装饰的重要组成部分。


  传统建筑十分注重装饰与结构构件的内在统一。中国传统的建筑和室内设计之所以有强大的生命力,正在于它是根据结构的需要而来,而并非矫揉造作。在穿斗式梁架中,横梁表面虽然素净无饰,但在加工过程中将梁身中央向上微拱起,形成富有弹性的月梁。梁上的短柱也做成柱头收分,下端呈尖瓣形骑在梁的瓜柱上,短柱两旁的托木成为弯曲的扶梁,上下梁枋之间的垫木做成各式各样的驼峰,屋檐下支撑出檐的斜木多加工成各式兽形、几何形的撑和牛腿。这些构件的加工都是在原有建筑构件的基础上进行的装饰,因而总体效果美观、自然。


  古代宫殿建筑的大门,门板上镶有规则的门钉,中心是一对兽面的门环,门框的横木上有多角形或花瓣形的门簪;古建筑的窗除用动物、植物、人物或菱纹等组成千姿百态的窗格花纹外,为了防止整扇窗框的变形,用铜片钉在窗框的横竖交接部分,并在这些铜片上压制各式花纹,使其极具装饰性。这些看似附加的装饰,其实都与结构有关,通过我国古代能工巧匠们的艺术加工,成为我国传统建筑装饰的重要组成部分。


  四、自由灵活的空间组合


  中国的古典哲学认为宇宙是阴阳的结合,是虚实的结合,宇宙万物都是在不停地变化、发展,有生有灭、有虚有实。从空间意识的层次分析,书法家在挥毫泼墨之时,不仅重视“实”的笔画,还注意笔画之间的空白部分,并把它当作文字的有机组成部分。清代大书法家、篆刻家邓石如就曾提出:“字画疏可以走马,密不使透风,常计白以当黑,奇趣乃出。”


  中国传统室内布局的特点,正是把内部空间与装修陈设放在一起综合考虑,将空间当成白纸,装修陈设当成笔画,运用“计白当黑”的哲学思想,通过内部空间的灵活组合来完成对空间布局、立面造型以及家具陈设的艺术处理。中国的传统建筑注重空间“虚”与“实”的结合。同时,传统建筑木构架的结构形式赋予了内部空间最大的自由,单个建筑的群体组合变化,造就了动静结合、含蓄变化的空间形式。老子曰:“三十辐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蜒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为利,无之为用。”这“有”与“无”在建筑中正是“实体”与“虚空”的对立统一。


  中国传统建筑的木构架建筑体系,房身部分是以木材做立柱和横梁,成为一副梁架。每一副梁架有两根立柱和两层以上的横梁。建筑平面以“间”为单位,间与间之间可隔可通,空间利用非常灵活方便,门窗的位置和处理也极为自由。在室内空间,“除固定的隔断和隔扇外,还使用可移动的屏风和半开敞的罩、博古架等与家具相结合,对于组织室内空间起着增加层次和深度的作用”④。通过它们划分使用功能不同的空间,使厅堂能分能合,富于变化,并且便于随使用要求安排家具。中国传统的书画、匾联、文房四宝以及挂屏、鼎彝等陈设艺术品,不仅可以参与自由灵活的空间组合,同时也能够反映主人的文化修养和审美情趣。清代的李渔在《笠翁一家言》中主张家具器玩陈设“忌排偶,贵活变”。他认为,除建筑自身固定以外,其它的陈设物品都可以自由地移动组合。“眼界关乎心境,人欲活泼其心,先宜活泼其眼。”古代的陈设艺术品大都采取自由的摆放形式,利用色彩、造型和质感形成对比的装饰效果。其中书画、挂屏、文玩、器皿、盆花、盆景等陈设品又都具有鲜明的色彩和优美的造型,与家具以及其它建筑装饰构件一起,形成一种独具特色的装饰效果,使单调的空间丰富起来,增添室内的生机和情趣。



  五、师法自然的意境创造


  早在先秦,人们就提出了“天文”和“人文”的观念。“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这里的人与自然不是对立的,“天文”指自然秩序,而“人文”是指人事条理。二者各有所思、相得益彰。汉代的董仲舒在《春秋繁露》中认为,一年四季的嬗变是阴阳二气运行的结果。他提出:“天道之常,一阴一阳。阳者,天之德也,阴者,天之刑也。”董仲舒认为:


  “天之任阳不任阴,好德不好刑。”他也表明,“以类合之,天人一也”。这种天中有人,人中有天,主客互融的“天人合一”思想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


  对于世界观的基本问题,道家思想的创始人老子写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的哲学认为,大自然是按其固有的规律运行的,所以大自然是无私意、无私情、无私欲的,因而提倡“法自然”。明末造园家计成在其撰写的世界上最早的造园专著《园冶》中提出“巧于因借”,正是以崇尚自然为基础的造园理论,创造出千变万化的古典园林。除园林外,道家思想对中国传统室内设计的发展也有着深刻的影响。


  在中国传统建筑和室内设计中,对于自然环境的向往与追求首先表现为内外空间的关联与渗透。中国传统建筑内外交融的特点,正是表现了人们超越实体而求得精神上的一种对自然美的享受。门窗可以看作是室内外环境关联与渗透的通道,“汉代刘熙《释名》说:‘窗,聪也,于内观外聪明也。’”在北方传统的四合院建筑中,分隔内庭院与室内的隔墙,一般为木制隔扇,步步锦或棱花纹的窗扇、门扇,嵌在柱间可灵活拆卸。室内空间透过门窗和连续的隔窗以及游廊,与室外围合的内院及自然景观形成相互渗透;我国的江南民居,由于地理和气候的原因,正房大厅与天井之间完全开敞。同时,天井周围环绕的敞廊与大尺度出挑的屋檐,使室内外形成相互包容统一的整体;江南园林建筑中的流通空间,是通过虚实的处理使内外空间组成一个连续不断、动静相宜的空间整体。江南园林中的空亭、敞厅、轩榭、廊窗,将园中的诗情画意、山石美景更多地引入室内空间,无形中扩大了室内空间格局的范围,同时通过人的参与,产生“步移景异”的效果。


  对室内人工环境气氛的营造是传统建筑和室内设计的又一特色。中国古人常说的“移天缩地”,其实就是利用提炼概括的手法,通过盆景和插花,将花、草、树、木、山、石引入室内空间,仿效自然,同时给花木山石赋予拟人的性格,使它们拥有超凡的审美价值,通过人工环境的创造来寄托人们的情感和意趣。


 

本文标题: 中国传统室内设计的哲学思想

本文链接: https://www.gujianchina.cn/quote/show-5704.html (转载时请保留)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评论 0
 
免责声明:
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之用。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400-115-2500),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关于本网站所有图片以及内容页面中的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二维码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关注本条新闻报道也可关注本站官方微信公众号:"gujianchina",每日获得最前沿资讯,热点产品深度分析!
 

 
0相关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
项目策划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隐私 网站地图| 网站XML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留言反馈 | 违规举报

(c)2016-2021 Gujian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_古建中国-文化建筑行业互联网创新平台 | 中国建筑 | 建筑材料 | 建筑设计 | 建筑施工 | 建筑人才 | 建筑培训 | 建筑文化 | 仿古建筑 | 古建筑 | 古建中国

版权所有:古建家园 浙ICP备16015840号-3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浙B2-20180691 Copyright©2016-2021 古建家园 All Rights Reserved

  • 项目工程

  • 数字建筑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