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治理面临两大势力侵蚀,如何防范?

我要发布     发布日期:2022-03-03 14:16:08  来源:唯美乡村  作者:国民策划
核心提示: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已经正式发布,大家都解读、学习得差不多了。但是,有一项重点工作,切不可忽视,聚焦乡村治理,得真抓实干,扎实做下去,乡村治理要“改进”,说明在推动解决乡村治理上,还有一些重点难点问题,还未彻底触及到,而且是顽疾、拦路虎,打虎的势头不能松,也松不得。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已经正式发布,大家都解读、学习得差不多了。但是,有一项重点工作,切不可忽视,聚焦乡村治理,得真抓实干,扎实做下去,乡村治理要“改进”,说明在推动解决乡村治理上,还有一些重点难点问题,还未彻底触及到,而且是顽疾、拦路虎,打虎的势头不能松,也松不得。


  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防范家族宗族势力对农村基层政权的侵蚀和影响”。


  一旦,这种势头打不下去,便会形成一股强大的势力,长期侵蚀基层管理。比如,拉帮结派、拉票贿选,长期把控村级政权,依靠村集体资源疯狂敛财,这种现象难以根除。



  去年,中央一号文件也聚焦过乡村治理,提及要把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视为重要工作,而这离不开对农村社会民情的理解。


  足以说明,乡村治理面临的顽疾、拦路虎,已经阻碍了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进程。一些地方,小小的民生事件,小事托大,大事拖炸,都在粉饰太平。当到炸了哪个时候,往往后面就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拔出萝卜带出泥。


  那么,都有哪些势头在滋生,觊觎基层的乡村治理呢?


  1、家族宗族势力


  南方农村,家族宗族关系比较浓厚,有一个家族历史传承的重要载体,叫宗祠。


  去过一些南方地区的农村考察,有些地方的宗祠,还保留得完好无缺,象征着文化传承的根脉还没有断完。但也有一些问题,值得警惕,需要防范。一方面,村里的人都在讲究亲情、人情面子,宗亲共同体里成长,其内部即便有矛盾纠纷,也不针对村庄政治权利及公共利益的再分配份额;另一方面,一些南方农村,村庄历史悠久,结构发育完整,宗族对内团结,对外具有攻击性与扩张性。一旦公共政策与宗族利益不符,相关势力便会采取行动,抗衡基层管理。比如,一些地方,土地拆迁补偿,当地宗族不同意,形成长期对抗,严重耽误区域经济发展,等等现象。


  北方农村,往往具有浓厚的政治氛围,因为北方村庄多姓杂居,小亲族之间在政治权力、社会地位、人情面子等方面竞争激烈,村庄生活高度政治化。一些地区的农村,村“两委”竞选,所谓公平竞选,时常沦为家族争大小、分高低的战场。认亲不认贤”,也是村民投票时普遍存在的心态。长期以往,乡村治理,要么是“一家独大”,要么是部分家族“联合上台”,形成以家族为核心的权力及利益垄断组织,疯狂敛财,严重阻碍村集体经济发展,影响乡村振兴的全面推进。


  中部农村,虽然没有宗族、亲族的强社会结构,无所拘束的社会环境容易诞生英雄豪杰和倚强凌弱的现象,从里面走出来的“大社员”在冲锋陷阵、开口放炮、掺和搅局上是好手。但是,也有一些地方的农村,也有个别家族长期掌控着村支书和村主任职位,把持河砂盗采利润。国家一些扶持政策,拨发的公共资源,以及村中其它致富机会,惠农补贴,村干部在分配时会“优亲厚友”,其他群众“渣都捞不着”。


  以至于,村“两委”的干部,逐一编入利益网,侵占村级集体资产,欺压农民群众,让普通村民心生怨念,也会发生个别影响极大的民生事件。这种不合理的乡村秩序,让乡村治理失去了公共性和公平性。


  因此,家族宗族势头不能长期以往的滋生,必须防范,强力根除,要不形成一股势力,将严重侵蚀基层政权,影响乡村治理实效,阻碍乡村振兴的推进。



  2、乡绅恶霸


  近几年,各地都在鼓励“乡贤”参与乡村治理,并涌现出好多地方,乡贤文化浓厚,让这种扎根中国的乡土文化,再次亮眼。


  不过,前段时间,发生在江苏徐州丰县的“铁链女”事件震惊国内,这让人不由地想起丰县以“乡贤”自治模式标榜,获得媒体好评,却还是没帮到小花梅?悲剧还是照样发生,感觉,非常不是滋味。


  乡贤文化,怎么形成的呢?


  在漫长的中国历史进程中,一些在乡村社会建设、风习教化、乡里公共事务中贡献力量的乡绅,都被称为“乡贤”,由此而形成了乡贤文化。


  乡贤,又如何解释呢?


  “乡贤”是中国各地本乡、本土有德行、有才能、有声望而深被本地民众所尊重的贤人。乡贤,有存在两种:一种是“在乡”的乡贤;另一种是“不在乡”的乡贤。但是,不得不注意,乡贤拥有基层社会赋予的“天然”权威,不能忽视。


  由此看来,乡贤或乡绅,是一码事,分不开滴。如果,乡贤不“贤”了,往往会成为乡绅恶霸,觊觎村级权力,利用乡贤参与乡村治理,渗透村干部队伍,让权力灰色化,甚至形成黑恶势力、一方村霸,侵占村集体资产,通过土地流转或征用过程中以权谋私,与“小官大贪”相交织,干扰村级换届选举,侵蚀农村基层政权;乡贤,要是“贤”了,那还是品德、才学为乡人推崇敬重的人,参与乡村治理,又何妨不可呢!


  我们,总不能,一竿子打死“乡贤”。因为,乡村振兴,需要“新乡贤”的介入,也就是“不在乡”的乡贤,这些人很多改革开放以后进入城市,其中一些人看到乡村发展的机会而回乡创业,他们是具有开拓创新能力的乡贤,能为农村发展注入新活力。


  另外,除了要长期严控防范基层恶性家族宗亲势力抬头、乡绅恶霸肆虐一方,还要深化乡村治理体制改革,开展村级议事协商创新实验。


  如何扎实有序地治理乡村,这需要不断“改进”,科技赋能,试点新模式。



  数字时代,科技赋能“乡村治理”新模式


  在大力推进数字乡村建设中,利用移动互联、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在农业农村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广泛应用,推动乡村治理数字化转型。


  本身,村情村务一涉及自家利益,村民就多不买账。村庄日常的治理和建设,实施时往往是基层村官剃头挑子一头热。村规民约虽然倡导,却没有明确的奖惩规则,大多时候靠“人情”和“面子”;乡村,毕竟是一个熟人关系网。


  除了以村“两委”领导治理、法治、德治、善治,还得留给原住民一定的空间,让他们自治管理,还权与村民,这需要数字乡村建设推进的进度,在此基础上,得有一个自治管理中心的协助。


  每个农村,在村“两委”领导下,势必要有一个自治管理中心的存在,自治管理中心,汇集一些村里德高望重的长辈、乡贤、走出去的大学生、企业家、土著专家等,是一个跟政府沟通的桥梁,也起到第三方监督的作用,达到“精英共治”,乡村治理有了“智慧动态图”。这样,充分形成了自治管理中心协助、村民参与、科技支撑的乡村治理格局。


  毕竟,现在人手一部手机,查看村里的农情农务、政务治理、商务商机,非常方便。


  所以,乡村治理,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必须经过很长的路要走,基层工作者必须沉下心、扎实干,还严控防范黑恶势头抬起,还要接受、适应新模式,比如:清单制、积分制、数字化治理等乡村治理方式。


  总之,全面推进乡村振兴进入深入期,乡村治理的顽疾、拦路虎必须根除,防范家族宗族势力、乡绅恶霸,侵蚀基层政权,要高度警惕,以免养虎为患,营造一个乡风文明、健康有序的治理空间。


 
标签: 乡村

本文标题: 乡村治理面临两大势力侵蚀,如何防范?

本文链接: https://www.gujianchina.cn/quote/show-6165.html (转载时请保留)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评论 0
 
免责声明:
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之用。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400-115-2500),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关于本网站所有图片以及内容页面中的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二维码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关注本条新闻报道也可关注本站官方微信公众号:"gujianchina",每日获得最前沿资讯,热点产品深度分析!
 

 
0相关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
项目策划
首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网站地图| 网站XML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留言反馈 | 违规举报

(c)2016-2022 Gujian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_古建中国-文化建筑行业互联网创新平台 | 中国建筑 | 建筑材料 | 建筑设计 | 建筑施工 | 建筑人才 | 建筑培训 | 建筑文化 | 仿古建筑 | 古建筑 | 古建中国

版权所有:古建家园 浙ICP备16015840号-3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1046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浙B2-20180691

Copyright©2016-2022 古建家园 All Rights Reserved

  • 项目工程

  • 数字建筑

  • 广告服务